呜枫

RPG

ALL金--你是我的

雨,在下着,

淅淅沥沥地下着,

默默地滋润万物,

默默地带来腐朽……

 

又是没有阳光的一天,

又是没有他的一天。

“咔哒”

安迷修打开窗户,雨丝轻柔地落在他俊秀的脸庞上,褐色的长发安静地塌着,碧绿色的双眸无神地望着前方,又好像并没有聚焦。

多久了?

失去他多久了?

安迷修不敢去记。

他只知道,他最爱的双剑,凝晶和流焱,在柜子上整齐地放着,光泽却黯淡了不少;

他只知道,师傅教他的骑士道,教他钟守一生的骑士道,早已荒废,早已抛弃;

他只知道,没有他的人生,宛如一汪死潭,滋生着霉菌。

 

“安迷修”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安迷修的耳朵。

他眼神变得柔和,嘴角泛起淡淡的弧度。

安迷修接住飞扑过来的少年,轻轻拥在怀中.

“金,怎么了?这么开心。”

安迷修摸着少年的金发,有意无意将金的头更向内推了一点。

炽热的鼻息使金的脸变得粉扑扑的,嘴角兴奋得咧开,安迷修隐隐约约看见了金的小舌头,

他想吻上去,

想品尝那圣果。

“嘿嘿嘿~”少年一如既往地露出那张灿烂的笑脸,如此可爱。

“这个,”金拿出了手中一直攥着的纸张,是入学通知书,“我可以和安迷修上同一所大学了呢~”

安迷修握住了金举起来的手,

“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守护你了。”

金用他澄澈的蓝眸注视着安迷修,

“我也会好好保护你的”

安迷修的回应,便是缩短了嘴与嘴之间的距离。

 

“金”

安迷修似是撞开了门,疾速的奔跑使双腿传来不尽的酸痛,但脑海中的一切不允许他休息。

他扑到病床前,

“金,你还好吗?”

“金?”

白衣人在旁边说道:“您好,您是病人的家属吗?”

“是的。”安迷修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病人出了车祸,你让他多休息会儿,另外,这次车祸对病人头部影响较大,可能……会失忆。”医生犹豫了下,缓缓说道。

“失忆吗……”安迷修脸色顿时暗了下来,却仍带着一点光亮,

失忆?

没关系,我安迷修,一定会照顾好你的,金,我会让你想起我,我会让你再次爱上我。

安迷修握紧了拳头,眼中满是懊悔,都怪他没看好金,才会让金遭遇如此不幸,失忆是对他的惩罚。

他将以此为鉴,用余生来补偿金。

 

几日后,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照在金的睡容上,细长的睫毛几不可见地抖了抖,眉毛微微蹩起。

“嗯~”

金的一声呻吟直接让趴在一侧睡觉的安迷修醒了,他神色紧张地望向金。

那双神赐的蓝眸艰难地露出一丝缝隙,仿佛泛着淡淡蓝光,与金辉融合。

那双宝蓝的眸子终于再次见到这个世界。

安迷修起身挡住阳光,好让金的眼睛适应光明。

“金”

少年闻声,僵硬地转动脑袋看向安迷修。

看着金眼中的茫然,安迷修抿了抿嘴。

“你是谁?”

饱满诱人的嘴唇却吐露出无情的话语。

好在这个男人早有心理准备,他挺住了。

安迷修深情地注视着金,他双手握住金的左手,却在感到少年的手在缩回时,多了几分无奈。

“我是你的爱人,安迷修。”

“你经历了车祸,失忆了。”

“不过,别担心,之前我没保护好你,往后,我会用余生来守护你。”

金,无措地闪躲开安迷修的目光,出于礼貌,他回了一句:

“谢,谢谢。”

安迷修眼中的光芒消逝了一些,他要的不是这个回答。

算了,“那,金,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再躺着适应一下?”

金呆呆地点了点头,“哦,好。”

气氛变得安静。

半晌,安迷修缓缓说道:“要不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睡了这么久,肚子应该空空的吧。”事实上,安迷修并不愿离开金,金是他的太阳,独属他一个人的太阳,但他最近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这轮明日的光辉在消逝。

金点点头,“那麻烦你了。”

“不会的,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会让你满意的,毕竟,你是我的爱人啊。”

金窘迫地躲开安迷修温柔的目光。

待金听到关门声后,他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闭上眼睛。

“安迷修……”

“安迷修……”

金咬了咬嘴唇,

“安迷修……好奇怪的人。”

 

 




听谁说过:“美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悲剧已开始倒计时。”

 

 





雨,仍在下着。

却不再似之前那般温柔,

而是如野兽般凶猛。

雨,早已浸湿他的衣服,

他的脸上满是疲倦,

他眼角流下的泪混进了雨水中,划过脸颊,流过脖颈,顺着伤口,填充着那个满是创伤的地方,永远都填不满的地方。

 

“金,你在哪?”

 

他的灵魂在呼唤着那轮明日,却是徒劳无功。

他厌恶黑暗,却寻不到突破口。

他成了一个无心的人,那个少年带着他的心走了。

他的预感没错,但那轮明日的光辉不是消逝了,

而是,

抛弃他了。

 

 

 

 

 






 

 

 

 






 

 

清新的海风在沙滩上肆意地浪着,携着雪白的浪潮扑上少年白皙的肌肤,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烁。

蓦然,掺进了几分墨色。

一副健硕的身躯贴上少年的后背。

“金”

低沉的声音从肩膀上传来,灼热的呼吸喷在少年的耳旁。

“雷狮,怎么了吗?”金睁大眼眸,充满疑问地看向雷狮,手上抓沙子的动作也停滞下来了。

紫眸紧紧注视着金,深如黑洞,金忍不住看呆了,雷狮的眼睛总有一种神秘的感觉,深不可测,吸引着他,想去探寻深处的秘密。

“噗”

雷狮突然笑了,宽厚的大手按上金的脑袋,“我的眼睛这么好看?”

金也笑了,灿烂的光芒落在这天使般的面容上,“嗯嗯,你的眼睛很美。”

“可是,在我眼里,你的眼睛就像那浩瀚星河,令我们着迷。”

金的脸刹那间红透了,他知道雷狮在说什么。

“金,该回去了。”相比于雷狮的声音,从金头上传来的声音稍显稚嫩。

“卡米尔”

是一个戴着帽子,围着红围巾,与金相似年龄的少年。

卡米尔帽檐下的深蓝眸看到金熟透的脸蛋,眨了眨。

他伸出手,朝向金。

金接过他的手,身后的雷狮牵起金的另一只手。

三人和睦地走向岛深处的别墅。

 

书房。

“大哥,”卡米尔关上房门,朝霸气地坐在桌上看书的雷狮走去,“这样骗金,真的好吗……”

雷狮闻言,抬起头,冷笑了一声:“除非你放得下他,才有资格说这种话。”

卡米尔无言。

雷狮合上书,“我记得,趁着金失忆,把金绑过来,诱骗他,让他与我们在这个岛上生活,你出力的部分比较多吧?”

“还有,如何解决金的同学,幼驯染之类的人,计策都是你出的吧?”

“连帕洛斯和佩利都……”

“我知道了。”卡米尔打断了雷狮的话,按平时来说,他不敢打断他大哥的话,但,他不想再听下去了。

卡米尔并不是个残酷的人,他有时冷漠地对待事物,并不代表他无情,仅仅是无所谓罢了。但他无法对有关金的一切冷漠。

 

 

卡米尔和金是高中同学,金活泼开朗,在班上人缘最好,而卡米尔毫无疑问是最差的那个。

卡米尔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金的,

大概是从金对他微笑开始,

大概是从金想与他成为朋友开始,

大概是从金为他做了一份甜点开始,

 

但,

也是那份甜点,让雷狮也认识了金。

 

“你是卡米尔的追求者?”雷狮的目光看向金。

他很少亲自来学校接自家弟弟,偶尔来一次,还撞见一个和卡米尔年龄相仿的少年递给卡米尔一份蛋糕,据说,还是他自己做的,手上的创口贴证实了他的话。

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和卡米尔只是朋友。”

卡米尔:“大哥,别为难金。”

雷狮还是第一次看见卡米尔袒护一个人,他对这个少年多了几分兴趣。

 

随着与金越来越多的接触,兄弟二人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男孩。

金坦率、天真,让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的雷狮放下了戒心,在金的身边,他才能彻底放松身心,放飞自我。

金活泼,阳光,让生活在阴影中的卡米尔感受到温暖,安静如卡米尔也偶尔与金一起发了疯地玩耍。

兄弟二人也都明白对方对金的心思,却无可奈何。

直到他们毕业那天晚上,

同学凯莉组织一伙人去唱K,其中也有金和卡米尔。

卡米尔发短信叫了雷狮一块来,他们打算在晚上向金表白。

到了地点,却看见金也带了一个不认识的人。

“你们好,我是安迷修,是来保护金的。”安迷修向众人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担心金玩过头喝醉酒,就跟来了。

金听见关门声,转头看去,“卡米尔来了啊,诶?雷狮怎么也来了?”

雷狮摸上金的头,“来找你的。”

安迷修打掉雷狮不安分的手。

“找我?”金歪着脑袋。

一旁的凯莉却是笑了起来,“金,其实……”

另外一位金发男孩打断道:“金,我喜欢你。”

白发少年也说道:“金,我喜欢你。”

“金,我喜欢你。”

“金,我喜欢你。”

……

……

“格瑞,嘉德罗斯,维德,银爵,你们……”

安迷修一把拉过金,“不好意思,他早就是我的了。”

说罢,就当场吻上金。

一旁还没来得及表白的雷狮眼中闪过一丝锋芒,

卡米尔脸上仍无波澜,两侧握紧的拳头却是表露出他的心情。

 

 

雷狮海盗般的作风不允许他就这么放弃金,自然,卡米尔也十分愿意出谋划策。

在利用雷氏集团的权力调查了格瑞、嘉德罗斯等人之后,卡米尔便提供多种让他们消失的计策,雷狮派人在短时间内就让他们再也见不到金。

嘉德罗斯这尊大佛倒有点难办,不过雷狮可不计较损失,情敌嘛,越少越好。

至于与金同居的安迷修,卡米尔还没想好怎么做,便得到金出车祸住院,甚至会失忆的消息。

天赐的良机,如果这样还把握不住,吞枪自杀算了。

卡米尔直接让雷狮趁安迷修不守在金身边时,将金迷晕,带走。

待金清醒后,让帕洛斯用各种伪造的证据去哄骗金,诱说金。

好在金对雷卡二人有一种熟悉感,相信了他们的话。

后来,因为帕洛斯经常对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再加上佩利那条傻狗很缠金,卡米尔建议雷狮除掉这二人。

 

该是我的就一定要完完全全是我的,再小的隐患都不能留。

 

 

你是我们的。

 

你是我的……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