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枫

RPG

嘉金--......

刀?

以及我真的想不出标题:p

 


“喂!渣渣,你在干什么?”狂傲的语气令本来面色就十分忐忑的少年慌了手脚。

金将双手背到身后,眼神躲闪着,说道:“那个……我……”突然少年九十度鞠了一躬,“对、对不起!!!嘉德罗斯大人,我再也不会迟到了!”

“敢让我等这么久?!”嘉德罗斯举起手中把玩的大罗神通棍,狠狠地敲在了金的脑袋上。

幸好是塑料做的棍子,这一下不轻不重,金也没敢多说什么。

他只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嘉德罗斯身后。

嘉德罗斯的脸色几乎和他脸上的星星颜色差不多了。

走在身后的金挠挠头,从卫衣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玩偶,

他鼓起勇气喊住了嘉德罗斯,

“虽,虽然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但是我做了很久的,那个……请你收下这个吧。”

嘉德罗斯还是给了金面子的,至少他拿过玩偶看了一眼……

是他的玩偶,金发竖立着,有一个黑色的金箍圈着,眼睛是两小团黑色毛绒,下方缝着一个小巧的星星,玩偶的着装是根据嘉德罗斯常穿的一套服饰做的,手中还缝绑着一根黑黄相间的大罗神通棍,围巾大概是单独做的,嘉德罗斯可以将它拿下,与脖子上的正品而言,可以说做得十分简陋了,但却有一种神似。

“你做的?果然是渣渣,做得这么难看。”嘉德罗斯不掩嫌弃地评价道。

“大概是很糟糕吧,那你还我吧。”金沮丧地嘟着嘴。

嘉德罗斯看了眼金,脸上的小星星好像动了一下,“把手拿出来。”他刚刚没漏看金的手。

金听话地伸出了手。

原本细长的手上却被缠了许多绑带,显得粗壮无比,几乎看不见手上原本的肌肤了。

“谁绑的?”

“雷德,他说不想麻烦祖玛。”

“渣渣就是没用,这种事还要拜托别人。”

嘉德罗斯牵过金的手,往家的方向走着。

“诶?不去蛋糕店了吗?”

“闭嘴!”

 

被嘉德罗斯强硬地按在椅子上的金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个家伙从医药箱里取出一卷绑带,然后金就看见嘉德罗斯朝自己走来,蹲下身,接着手上的绑带就被一层层撕碎了。

“很痛的啦!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没说话,手上的动作却轻柔了一些。

绑带被去干净了,那双白嫩的手上多了几道红印,印出无数道伤口。

“刀痕?”

金傻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本来想给你做饭的,结果祖玛教了我半天,都没学会,然后就改做玩偶了。”

“切。”

他的目光却柔和了些。

 

嘉德罗斯再度起身时,金的手已经被绑带缠好了,只不过这次,美观了不少,而且还是嘉德罗斯亲自绑的。

他盯着金,思酌再三,还是说道:

“蛋糕店不去了,今天晚上你陪我去任务。”

金听后,双眼迸发出惊人的光亮,“真的?嘉德罗斯!我最喜欢你了!”

“切,渣渣别碍事就好。”嘉德罗斯别开金的目光,却没有将扑上来的金推开,而是默默地往上拉了拉围巾,脸上的小星星好像也亮了一下。

“老大,”一旁的雷德咧着嘴,用手指着自己,“那我和祖玛?”

“不用去了。”嘉德罗斯回道,大概去了也只会破坏氛围。

“耶(^-^)V”雷德开心地奔向祖玛。

祖玛只留下一句“那你们小心”便走了。

“祖玛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少话呢。”金如是说道。

倏地,他用热切的目光看向嘉德罗斯,“今晚的任务对象是谁啊?”

“意大利某黑手党旗下一叛变分部。”

“诶???会和兔子他们有关吗?会不会很难对付啊?那些个分部的家伙有多厉害啊?”(请允许我皮这一下:)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捂住金的嘴巴。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多话啊。”

金柔软的唇摩擦着嘉德罗斯的手,呼出的热气在他的手上液化。

 

“有我在,你怕什么。”

 

嘉德罗斯扛起金属制的棍子,“你别给我乱跑就行。”

金点点头,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渣渣的话是不可信的。

 

 

 















 

炽热的火焰灼烧着那位强者的心,一点一点地,蔓延着,随着心脏跳动着。

金色的焰心晃着他的眼,外焰已经窜上天花板,似乎向着他一路摧残过来。

他感受到了太阳的温度。

他没有动,只是看着那残暴的火焰缠上屋内的一切,

包括那抹属于他的金色。

墙壁染上绝望的灰色,

四处掉落着被焰光丢弃的残渣,

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乌烟,

这位强者,

仿佛已经与火焰融为一体。

 

 

 

渣渣,

就是渣渣,

连自己的承诺都兑现不了……

 

 

 

 

 

嘉德罗斯无视全身的疼痛,

一拐一拐地走到窗台前,

他望着那耀眼的太阳,

哪怕眼睛已经酸痛

他却全然不顾,

那轮太阳如此熟悉……

他又低下头,

望着窗外无际的海洋,

海浪上波澜着金光,

却被雪白的浪花遮了去,

海风卷起阳光的温度,

吹散到岩石上,

吹散到细沙上,

吹散在他的脸上。

 

 

他仿佛见到了他。

还是那抹熟悉的金色,

还是那双璀璨的蓝色,

但是,

那个爱笑的人儿呢?

 

 

过分的爆鸣遮住了一切声音,

却遮不住那个少年撕心裂肺地喊叫,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啊!”

那是金的告白,

也是金的告别。

 

 

 

嘉德罗斯,

生日快乐!

还有希望你别再叫我渣渣了!

                           ——金

 

祖玛送来的金的遗物中,有这样一张贺卡。

 

嘉德罗斯无言地盯着这张贺卡,那双漆金的眼一动不动。

贺卡上落下几点痕迹,

嘉德罗斯的手用力捏紧,

 

 

是不是

我不叫你渣渣了,

你就会回来?

 

评论(4)

热度(44)